歡迎訪問連云港律師網,如果您還帳號?您可以 免費注冊 ,如果您已經是本站的會員,您可以在此 會員登錄 ,在使用過程中,如果有問題,可以聯系:

公告:歡迎光臨連云港律師網,請律師會員上傳照片!歡迎加入連云港律師QQ群,號碼是15317090,93969367,連云港法律咨詢群87931743,歡迎連云港律師及需要幫助的網民加入。
搜索: 您的位置主頁 > 法律常識 > 合同糾紛

書面告知 解除合同效力引爭議

2010-03-26 14:19:17   出處:   發布人:連云港律師網   瀏覽:4780

水庫養殖承包人未按約交付承包金,發包方發出終止合同通知書。承包人認為沒有違約,發包方無權行使解除權——

    書面告知 解除合同效力引爭議

    □平安廣西網/法治快報記者 楊  華 通訊員 黃德標

    簽約承包水庫飼養魚

    黃秋明是憑祥市人。早在2003年前,他就到橫縣投資一家水產養殖場,飼養魚蝦等,因經營有方,效益很好,于是有了擴大投資的想法。

    同年1月,黃秋明得知南寧市一家農業中心有意發包一個水庫給人養殖,便前往洽談。雙方談妥后于2003年2月10日簽訂了一份《水庫承包合同》。

    按合同約定,在不影響水庫防汛安全和農田灌溉的前提下,農業中心愿意將水庫水面發包給黃秋明發展養殖業。水庫承包期限為30年,即從2003年2月10日至2033年2月l0日止。承包金分6期支付,每5年為一個付款期:第一期5年,從2003年2月10日起至2008年2月10日,承包金為2.5萬元,在簽訂合同生效時支付;第二期5年,即2008年2月10日至2013年2月10日,承包金為3萬元,于2008年3月10日前付清。黃秋明必須按時交納承包金,逾期1個月不交納承包金的,表示自愿退出承包,農業中心有權終止合同。

    在水庫養殖就得修好上壩的道路,方便通車,可估算起來,這筆投資不少。修好壩上路大家都獲益,因此黃秋明和農業中心簽訂合同約定,進入水庫的上壩道路鋪好沙石完工后,農業中心要從黃秋明交付的第一期承包金中返還1.5萬元給他,作為道路維修補償費。

    水庫庫容量為187萬立方米,集雨面積532平方公里。合同簽訂后,黃秋明便正式接手水庫經營。第二天,黃秋明交了5000元承包金,并購買魚苗投放水庫,又雇請民工進行道路的維修。

    發包方通知解除合同

    可不知什么原因,黃秋明交了5000元承包金后,直到2004年5月14日才向農業中心支付承包金5000元,兩次交款總共1萬元。眼看第一期承包期限很快就要到了,黃秋明還沒有交付所欠的第一期承包款1.5萬元。農業中心覺得黃秋明這樣拖欠第一期承包金,有失誠信,如果再繼續給他承包,以后收承包金很困難,于是決定不再和他合作了。

    2007年12月21日,農業中心向黃秋明發出通知書,稱黃秋明拖欠承包金1.5萬元,違反了承包合同的約定,決定終止與黃秋明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還會欠第一期1.5萬元承包金呢?合同不是說好從第一期承包金中返還1.5萬元給我作為修路的補償嗎?”黃秋明收到通知后覺得很委屈,第5天便函復農業中心,說明他的理由,要求繼續履行合同。

    可農業中心堅持不愿再合作,于是向南寧市良慶區人民法院起訴,要求確認雙方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已經終止,黃秋明支付尚未交付的承包金1.5萬元,并把水庫交還他們管理。

    承包方否認有違約行為

    “按我國《合同法》第32條和44條的規定,當事人采用合同書形式訂立合同的,自雙方當事人簽字或者蓋章合同成立。而依法成立的合同,自成立時生效。農業中心和黃秋明在2003年2月10日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,雙方對生效沒有另外約定,合同從簽訂當天起依法成立并生效,對當事人有法律約束力。”良慶區法院開庭審理時,農業中心的代理人說,按合同約定,黃秋明應在合同生效后,也就是說簽訂合同當天便應當交清第一期承包金2.5萬元,可他在第二天才交了5000元,這違約本想算了,誰知他直到1年多后也才交5000元,這當然讓發包方難以忍受。合同規定,黃秋明在合同簽訂1個月內不按時交付第一期承包金的,發包方有權解除合同。在黃秋明拖欠承包金1年多后,發包方才決定終止合同履行,并給他發送了書面通知。“按法律規定,只要終止合同的通知書送達對方,合同便發生終止的效力,即便黃秋明提出異議,要求繼續履行合同也無效。因此合同現在已依法終止。”

    黃秋明辯稱,雖說約定他在簽訂合同后1個月內交完第一期承包金,但他只是先后在2003年2月11日和2004年5月l4日,兩次交納共1萬元的承包金,農業中心都愿意接受,證明雙方變更交納承包金時間為2004年5月14日之前。按法律規定,合同當事人可以協商變更簽訂的內容,這和原合同的條款一樣有效力,對雙方有法律約束力。因此農業中心用事實默認了第一期交付承包金的變更時間,他便不存在逾期交付承包金的違約行為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我只交1萬元承包金?那是因為按合同約定,第一期承包的年限為5年,平均每年是5000元,因此我交了2003年和2004年2年的承包金。本來還應交3年的承包金共計1.5萬元。而至2003年4月前,我已完成了初次維修道路的義務,花費了維修費3萬多元,合同約定農業中心應返還1.5萬元給我作為道路維修補償費,這個數正好抵銷我應交的1.5萬元承包費。也就是說,我實際上已交齊了第一期承包金。因此沒有違約行為。”黃秋明說。即使農業中心認為他有違約行為要行使合同解除權,而根據《合同法》第95條的規定,解除權的行使時效,有約定的按約定,沒有約定的,一方催告后可在3個月之內才能行使,如果沒有催告,解除權應當在解除權發生之日起1年內行使。農業中心并沒有因他有違約行為而催告他改正,依約履行合同,便給他發出終止合同通知書,沒有正確行使合同解除權,因此稱合同已終止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。

    “我承包水庫水面后,投放大量魚苗飼養,實際開支了80萬元,至今沒有收回投資。如果要解除承包合同,我還將損失更多收益。我反訴農業中心賠償我的投資損失和可得利益損失共計113萬元。”黃秋明如是說。

    農業中心反駁說,黃秋明投放魚苗飼養是事實,但他已打撈過幾次,飼養的魚不存在什么損失,而且現在庫存成魚量也無法確認,他要求賠償直接損失和可得利益損失沒有提供證據予以證明,不應采信。終止合同后,可以給他2個月的期限,清理庫存成魚后再交還水庫。

    合同終止交還經營權

    南寧市良慶區法院審理后認為,農業中心與黃秋明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系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,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、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,合同合法有效,雙方均應依約履行各自義務。合同明確約定黃秋明應于合同生效時向農業中心繳納承包金2.5萬元,但從合同生效后至2007年12月21日期間,黃秋明僅交納承包金合計1萬元。黃秋明逾期繳納承包金的行為,已構成違約,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。農業中心根據合同中“承包方逾期1個月不交納承包金的,發包方有權終止合同”的約定,行使合同解除權,于2007年12月21日向黃秋明發出合同終止通知書,黃秋明已于當日收到該通知,該情形符合我國《合同法》第96條“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93條第2款、第94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,應當通知對方。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”的規定,因此,確認雙方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已于2007年12月21日解除。

    “黃秋明提出雙方口頭變更第一期承包金繳納的方式,其僅需要向農業中心繳納2003年和2004年的承包金各5000元,余款1.5萬元雙方約定直接投入修路,無需向農業中心繳納的抗辯意見,因不能提供證據予以佐證,且與事實不符,不予采納。”法院認為,合同解除后,黃秋明還需履行合同義務,對農業中心要求黃秋明支付尚欠的承包金1.5萬元的主張予以支持。

    法院認為,黃秋明為保證道路的通暢,投入一定的資金對道路進行過必要的維修,對此農業中心應依合同的約定予以補償,酌情確定為1.5萬元。由于黃秋明單方違約,導致雙方合同的解除,其主張農業中心賠償其投資及可得利益損失,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,應予駁回。合同解除后,黃秋明應自行將水庫清理后,交還給農業中心經營管理。

    “黃秋明在合同履行期間往水庫投入魚苗養殖,水庫中尚有未捕撈的成魚,雖然農業中心同意給予2個月的清理時間,但鑒于水庫庫容量較大,根據實際情況,可酌情給予黃秋明3個月的清理時間。”   

    2009年10月,良慶區法院依照我國《合同法》第8條、第60條、第93條第2款、第96條第1款、第107條的規定,判決農業中心與黃秋明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已于2007年12月21日解除;黃秋明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3個月內自行將水庫清理后交還給農業中心經營管理。

    黃秋明不服一審判決,向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,堅持他的主張,并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農業承包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(試行)》第25條第2款的規定精神,即使簽訂的承包合同無效,如果做了大量的投入,都不能終止該承包合同,何況他與農業中心簽訂的是有效合同,因此他要求撤銷一審判決,改判繼續履行承包合同。

    南寧市中院審理后認為,黃秋明依據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農業承包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(試行)》第25條的規定,認為不能終止該承包合同,由于該規定已于2008年12月18日公布廢止,故黃秋明依據該規定的上訴理由無法律依據,不予支持。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,適用法律正確,應予維持。

    日前,南寧市中院依法判決: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    (文中人名為化名)

法眼觀察

    符合約定條件 合同解除有效

    □黃典生

    我國《合同法》第93條規定:“當事人協商一致,可以解除合同。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。解除合同的條件成立時,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。”這是法律規定的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。此外,《合同法》第94條還規定了法定解除合同的相關條件。

    合同的解除,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,當具備法律規定的合同解除條件時,因當事人一方或雙方的意思表示而使合同關系歸于消滅的行為。因此,在合同履行期間,當出現約定的或法定的合同解除條件時,一方當事人享有行使合同解除的權利。

    當事人一方行使解除合同的權利,必然引起合同權利義務的終止,因此法律賦予解除合同的一方有通知對方的義務。《合同法》第96條第1款規定:“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93條第2款、第94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,應當通知對方。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。對方有異議的,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。”

    當事人對解除合同的行為有異議的,任何一方均可以請求人民法院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,這在法律上稱為提起確認之訴。人民法院在審理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案件時,要著重查明三個方面的情況:一是看約定解除或法定解除的條件是否確已成立;二是解除合同的必要性有多大,能否繼續履行,合同目的是否完全不能實現;三是解除權人行使解除權的程序是否合法。如果這三個方面同時具備,那么解除權人解除合同的行為當屬有效,合同自解除通知到達對方時即已解除,合同的權利義務關系便告終止;如果這三個方面情形不同時具備,那么解除權人解除合同的行為當屬無效,不產生解除合同的法律后果,合同繼續有效。

    本案中,農業中心與黃秋明簽訂的《水庫承包合同》約定,黃秋明應在合同生效時交清第一期5年的承包金2.5萬元,黃秋明逾期1個月不交納承包金的,農業中心有權終止合同。由于合同生效后1年多,黃秋明才交付1萬元承包金,至第一期承包期即將屆滿仍未交清該期承包金,顯然存在違約行為。農業中心行使合同解除權的條件成立,而且按程序通知了黃秋明要解除合同,法院審查后認為解除合同符合約定條件和程序,因此確認該承包合同自黃秋明收到通知之日起合同解除有效。

 

本站聲明 - 關于我們 - 網站地圖 - 添加收藏 - 友情鏈接
头条里的关注能赚钱吗 华东东方6 1开奖号 海口飞鱼开奖结果 秒速时赛车预测软件 河南福彩快三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图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秒速牛牛app 手机股票趋势分析软件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002294股票分析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排列七历史数据 炒股票软件排行榜 安徽11选5现场开奖直播 股票配资定义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