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連云港律師網,如果您還帳號?您可以 免費注冊 ,如果您已經是本站的會員,您可以在此 會員登錄 ,在使用過程中,如果有問題,可以聯系:

公告:歡迎光臨連云港律師網,請律師會員上傳照片!歡迎加入連云港律師QQ群,號碼是15317090,93969367,連云港法律咨詢群87931743,歡迎連云港律師及需要幫助的網民加入。
搜索: 您的位置主頁 > 法律常識 > 刑事辯護

《長安十二時辰》與大唐法治

2019-11-07 08:12:54   出處:人民法院報   發布人:連云港律師網   瀏覽:175

時下,古裝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大熱。劇中最讓法律人感興趣的,無疑是對唐代法律的完美呈現、忠實運用。中華法系源遠流長,而唐代為其鼎盛輝煌時期。唐朝以“律令格式”為基本骨架,建立了完整的法治體系。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對唐代的法條罪名、司法制度等多有展現。

“十惡”大罪

劇中主角張小敬被帶出死牢后,對著眼前的檀棋和門后的李必說,“我所犯之罪乃十惡之九,是不義罪”(第1集)。

什么是“十惡”?

中國有個成語叫“十惡不赦”,“十惡”就是古代性質最為嚴重的十種罪行,在天下大赦之時罪犯也不會被赦免。

“十惡”大罪從秦朝開始就有,到南北朝時期的北齊時,統一規定為“重罪十條”,即反逆,大逆,叛,降,惡逆,不道,不敬,不孝,不義,內亂。隋朝建立后,將“叛”和“降”兩條合并為一條,增加“不睦”,成為新的十項罪名,并統稱為“十惡”,第一次完整地概括了秦漢以來的重大罪名。

唐承隋制,沿用了“十惡”大罪的分類概括,并在《唐律疏議》第一卷《名例》中就指出,“五刑之中,十惡尤切,虧損名教,毀裂冠冕,特標篇首,以為明誡”。

“十惡”大罪,一曰謀反,也就是謀危社稷,推翻政權。二曰謀大逆,毀壞皇帝的宗廟、陵寢、宮殿,妄圖挑戰皇帝祖宗和皇帝本人的權威。三曰謀叛,即投敵叛國。這三項重罪前面都有個“謀”。即不管做沒做,只要說過一兩句類似的氣話,都是殺無赦。四曰惡逆,毆打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等尊近親屬。五曰不道,犯罪手段特別惡劣,如滅人滿門,搞邪門歪道畫圈圈詛咒人等等。六曰大不敬,偷皇帝的印信,給皇帝配錯藥,御膳房的飯沒做好,指責皇帝,對皇帝身邊人不尊重,凡是冒犯皇帝尊嚴的罪都在這里面。七曰不孝,不孝順爸爸媽媽爺爺奶奶。八曰不睦,一家人不和睦,特別標明妻子毆打丈夫也列入此項罪行。十曰內亂,親屬之間那些難以啟齒的丑事。

張小敬犯下的是第九項“不義”罪,主要是百姓謀殺父母官,下級謀殺上級。妻子死了丈夫,哭得不傷心,或尸骨未寒就改嫁,也被列為“不義”。

張小敬下獄之前任長安萬年縣不良帥。“不良”是唐代各級官府中主管偵緝逮捕的小吏,又稱“不良人”,類似后來的捕快。“不良帥”就是“不良人”的頭目,相當于后來的捕頭。張小敬殺死頂頭上司萬年縣縣尉,很明顯就是“不義”罪。犯下此罪,未遂的流放兩千里;造成人身傷害的判處絞刑;致人死亡的判處斬刑。

死刑復奏

因為犯下“不義”重罪,張小敬說:“刑部和大理寺已定了斬刑,永無赦。”

大理寺是唐代最高審判機關,負責審判中央朝廷百官犯罪及京師徒刑以上的案件,審核刑部轉來的地方死刑案件。刑部是中央司法行政機關,主管全國司法行政事務,復核大理寺判決和州縣上報的徒刑以上案件。

大理寺在判案上需要和刑部互相配合。張小敬犯下的是“十惡”重罪,且在京師犯案,按規定應該先由大理寺在二十日內審理完畢,判處死刑后將案卷材料移送刑部復核。刑部復核結果如與大理寺不同,則移交大理寺重審,重審期限不得超過十五日。

正是建立在對唐代司法審判程序深度研究的基礎上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編劇才將張小敬的死刑設定為大理寺和刑部一起決定,而不是大理寺或刑部單獨行為。

劇中丁老三問張小敬:“你辦完差,朝廷給你什么好處啊?”張小敬答:“回死牢,等斬刑復奏。要是運氣好的話,還能再看一眼柳葉子。”言語間,無限凄涼(第29集)。

這一細節,又牽涉到唐代的死刑復奏制度。大理寺判處死刑,刑部核準后,已經被判處死刑的人犯,在行刑之前要再次奏請皇帝核準,方可處死。

即使是皇帝下令斬立決,執法部門也必須反復上奏請示,得到最終核準后才能執行。在京師地區行刑要五次復奏,在地方州縣行刑要三次復奏。

復奏速度不能太快,必須隔天進行。五復奏,行刑前一天復奏兩次,當天復奏三次。三復奏,行刑前一天復奏一次,當天復奏兩次。如不等皇帝最終核準就處決人犯,執法官員要流放兩千里外。即使皇帝批準了死刑判決,也要等到詔書到達三天后才能執行。執法官員如敢提前行刑,判處徒刑一年。

這就讓皇帝有足夠的空間嚴格按照律文定罪,有足夠的時間思考是否必須殺人,以免錯殺。復奏期間,案情如有變化,還可以及時糾正。這樣一套流程,體現了唐代對死刑的慎重態度。

審訊制度

劇中靖安司證物室墻上有“驗諸證信,必反復參驗,審察辭理;而立案同判,違者杖六十”字樣(第33集)。

這段文字出自《唐律疏議》卷二十九《斷獄律》,但前后顛倒、錯訛脫漏甚多。原文為,“諸應訊囚者,必先以情,審察辭理,反復參驗;猶未能決,事須訊問者,立案同判,然后拷訊。違者,杖六十”。

這是唐律關于審訊制度的重要條文。要求司法部門審訊犯人時,先根據犯罪事實審察供詞,并與其他證據反復比對驗證。如還無法作出準確判斷,才能用刑拷問,拷訊的經過必須完整記錄在案。司法官員如不遵守這套程序,就要打六十大板。

除此之外,唐律還規定,用刑不能超過三次,每次間隔必須在二十天以上。犯人如果頂住三次用刑還不認罪,則可取保釋放。司法官員用刑致人死者,要判處徒刑三年。

唐律強調通過“反復參驗”的方法,綜合利用各種證據確定犯罪事實,用法律將刑訊限制在一定范圍內,要求依法刑訊,體現了中華法系的人性光芒。

唐律如此完善進步,與李林甫的貢獻分不開。

法治教訓

劇中林相的原型李林甫,確實對盛唐立法事業作出過重大貢獻。他擔任首輔宰相期間,對唐朝開國之后尤其是玄宗登基以來的律令格式進行了全面清理。將原有的七千多條律令格式,刪去一千多條,修改兩千多條,最終修成律十二卷,律疏三十卷,式二十卷,開元新格十卷,以適應政治社會經濟形勢的變化,加強對各個層面的控制。

更重要的是,將唐朝行政制度法令大部收入其中的《唐六典》,在李林甫手上最終完成。《唐六典》雖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行政法,但具有行政法典的性質,至少是一部便于查閱的行政法規工具書,彰顯了唐代的行政法令的完善。李林甫由此成為中國古代法制史上繞不去的法治人物。

作為李林甫在劇中的化身,林相時不時將嚴守唐律掛在嘴邊。刑部尚書為羅織李必等人罪名,建議在供狀上做文章,林相反對,“唐律是我修的,我得守”(第28集)。儼然以“依法治唐”為己任,似乎要做依法理政的表率。

而劇中朝廷健康政治力量的集結地——靖安司中,一群好人都在花樣犯罪。

天寶三載上元節這天,張小敬為查處狼衛藏身之處,被迫按照葛老的要求說出暗樁小乙的名字,并將其殺掉。以致犯下唐律重罪,依律應處以斬刑。正如崔器所說,“若是查出與葛老有何交易”,張小敬便會犯下“十惡”大罪中的“謀叛”罪(第8集)。就算張小敬和葛老之間的事經得起查,但他為了轉移狼衛視線,給狼衛畫出了右相府防御圖,是為通敵,同樣犯下“謀叛”罪。數罪并罰,張小敬只能去死。

李必為勸林相允許何執正參加上元節御宴,情急之下要硬闖李府,被保衛李府的右驍衛軍官摁住。李府管家李四方搬出《唐律疏議》第312條,“毆佐職者徒一年,李公碰了他們,就算毆,須吃一年的牢飯”(第6集)。

《唐律疏議》第312條屬于第二十一卷《斗訟律》。該條規定“歐佐職者,徒一年;傷重者,加凡斗傷一等;死者,斬”。

劇中的法條沒毛病,但有個錯誤。這條唐律的犯罪主體是“所部吏卒”,即佐職所在部門的官吏。李必在劇中的官職是靖安司司丞,并非右驍衛官員,不屬于《唐律疏議》第312條要懲治的犯罪主體。就算李必扇了右驍衛軍官耳光,也觸發不了《唐律疏議》第312條的懲戒機制。

李必真正犯下的是長官對下屬的失察罪。張小敬追捕狼衛,若是致使長安騷亂,李必犯下失察罪。所用之人有違法犯罪行為,李必一同領罪。若發生人命損傷,李必勞動改造三到五年。若是驚了皇帝圣駕,李必必死。

八品小吏徐賓為了籌措研究竹子造紙的經費,不惜將名下的250畝職田給當了。

職田又稱職分田,是唐代官員俸祿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官員可將名下的職分田出租出去,所得收入計入個人工資,占官員收入的三成左右。但職分田的所有權屬于朝廷,官員只擁有使用權,退休之后要交還朝廷,不能私下買賣。若公然賣田,按《唐律疏議》中的《戶婚律》,屬于“妄認、盜貿賣公私田”罪,“一畝以下笞五十,五畝加一等;過杖一百,十畝加一等,罪止徒二年”。

劇中最讓人玩味的,是靖安司中人寧可以身試法,也要挽救長安百姓于危亡之中。張小敬、李必是為了查案捉狼衛。徐賓是為了改進造紙術,降低大唐重建戶籍田畝檔案的成本。

而林相卻處處拿出唐律,妄圖以法律的名義制裁靖安司,法辦張小敬、李必。唐律,在林相的手中,只是打擊政敵的工具,實現野心的武器。

為奪靖安司之權,林相讓吉溫、元載直接搬出了《唐六典》。劇中元載在靖安司諸人面前,字正腔圓地讀道:“《唐六典》卷十三,凡兩京城內則分知左、右巡……則量其輕重而坐所由御史。”

按照《唐六典》卷十三《御史臺》中收錄的唐代行政法規,御史臺作為唐代中央最高監察機構,主要任務是監察中央和地方各級官員的言行職事是否合乎法律規范。這就有了司法職權,同時具有起訴、審判等權力。御史臺甚至還設有監獄,被稱為“臺獄”。

殿中侍御史作為御史臺重要屬官,其中一項司法職責就是巡查京師長安地面上的不法之事。因此,吉溫以御史臺殿中侍御史的身份接管靖安司,確實有法可依。

如果說林相動用《唐六典》,以法律的名義奪取靖安司之權,還算于法有據的話。那他在審理何孚時,赫然拿出御史臺、刑部、大理寺三枚大印,已經是知法犯法、違律專權,視大唐司法體制如無物。

按照唐律規定,朝廷遇有重大疑難案件,由大理寺與刑部、御史臺組成三司聯合審訊。三司推事,旨在防止個別部門營私舞弊,避免冤假錯案的發生。但在圣人將朝政幾乎全部交由林相打理的特殊政治背景下,這一用心良苦的制度形同虛設。

在林相看來,唐律是他制定的,自然要為鞏固個人權力服務。林相及其黨羽對唐律的所謂堅守,更多的是以法律的名義打擊政治對手,爭奪對朝政的主導權。

從古至今,法治的完整意義,絕不僅是簡單依據法條斷案定罪,政治效應、社會效果是法治更應該考慮的。

(作者單位:最高人民法院)

本站聲明 - 關于我們 - 網站地圖 - 添加收藏 - 友情鏈接
头条里的关注能赚钱吗 快乐8澳洲act计划软件 德国股票指数 十一夺金开奖走势图山东十一选五 巴西三分彩开奖查询 网上一分钟开奖的11选5 好运彩彩票网是否合法 云南时时彩官方网 适合90后理财方式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好股票配资平台 东方6十丨走势图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彩控 甘肃快三 陕西11选五最高遗漏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查询